吃粮用。此号不会再更新了。我们有缘再见。

© 虞墨秋呀。
Powered by LOFTER

占tag抱歉。
因为mdzs关注我的可以取关了,退圈了。
对这个圈真是有够失望的。

同人圈初级礼仪科普

燃烧原野:

刚才没写完手癌就点了发送……


这篇说的很初级但是很重要,而且道理讲的非常透彻,体感这个圈子孩子还是比较多所以太多事情不懂了(哪来的老年人)……给个橱窗位!希望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阅读一下,用心理解一下!顺便我也稍微就这这篇文章港两句:



我非常不喜欢过分关注热度和所谓的排名,产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对大手和小透明都是如此,将产出变成热度(数字)其实是一种轻浮的娱乐化的表现,当然这对有才能的人是一种奖励机制,但是后果也很容易变成有些人看大手热度高,自己不高,心态崩了;而心智不够成熟的大手看自己热度老高,飘了,为所欲为了。


我很喜欢蜘蛛...

如何快速找到自己被屏蔽的文章并进行修改?

LOFTER小秘书:

记住这个关键词:仅自己可见。

如果文章被屏蔽,小伙伴们会来咨询被屏蔽的原因,得知原因后,会被告知将部分内容修改后再发布即可。但是有的小伙伴反映,在手机端想要修改的时候被告知“该日志已删除”,不要慌,文章只是被系统设置成为了“仅自己可见”,并没有删除。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但是又有朋友说,网页版看不到自己的文章,也无法修改,这要怎么办呢?

不要慌×2:窍门就是点击网页版首页右侧的“文章”按钮。

具体操作见下图。

1、登录LOFTER网页版首页,点击右侧“文章”按钮

2、此时页面上显示你所发布过的所有文章,包含...

[备香]候鸟(4)

民国paro,大概不是什么正经的民国paro…

不知道看不看得懂我的意思…emmmm…


(4)

  我和刘备,虽说是个队长,手底下也管着几个人,但拥有的权力真是小得可怜。关押“实验品”也就是百姓们的地方我们是无权知道在哪儿的,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他们一定是在那些空白的区域。也就是说,假如我们在接下来一年半里没法往上爬到比较受信任的位置的话,那么我们这次行动就是一次完全的失败。

  我不想失败。

  战斗是提高信任度的最快方法。

  我必须得去。

  

  “孙,你确定吗?”木村严肃地看着我。

  我站在她面前,郑重地点了点头。

  “刘也一样了?”她罕见地没有用恶心的语调...

[备香]候鸟(3)

民国paro,大概不是什么正经的民国paro…

新人物出场,太久没写了找点感觉。更新会很慢,因为现在高中学习也到很重要的时候了,要认真一点了。

大概下一章开始就是正片了,会很难写,我尽量把自己心里想的能写出来…


(3)

  也不知道刘备是如何联系上了那个部队的长官,但不管怎么样对方对我们的投奔倒是没怎么起疑,这也许也是最近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学日语较快而倒戈向日本人的汉奸们挺多的,那长官也习以为常了吧。

  总之,我们来到东北后,一切都还算顺利。组织在东北有些房子,我们便住进了其中一间离部队较近的,布置一番倒也有些温馨的意味。部队里不乏人精,也有过高管对我们起疑心,故意让我们亲眼看...

现在在想,认真写东西到底有没有出路?
不管是微博还是空间,随意盗走别人幸幸苦苦写下来的段子的营销号比比皆是,这些营销号甚至人气比原作者不知高出多少,甚至还依靠这个人气赚大笔大笔的钱。
原创作者,不管是写耽美还是言情甚至正剧,被抄也是老生常谈了。
抄袭者赚得盆满钵盈,名利双收,被抄者有的虽也过得不错,但更多的是生活事业各种不如意,幸苦产出的孩子还被别人偷走。
作者,到底还有没有出路了?
天下文章,负尽文人。真的是这样的。
很难过,我还要不要坚持下去了?
真的蛮心寒的。

不会高光阴影特效,啥都不会,凭感觉瞎jb乱画quq

[备香]候鸟(2)

民国paro,大概不是什么正经的民国paro…

过渡章,有点短小。好久没更了因为我最近入了好多坑,补了好多粮(。

香香第一人称,ooc慎入


(2)

  我看着他,十分认真道:“刘备,我们该好好算算账了。”

  刘备估计是在装傻,目视前方道:“算账?我们之间有什么账可算的呀。”

  我也懒得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今天早上,就是你故意的吧?!”

  “我说了啊,”他居然还挺无奈,“真的是你自己扒上来的,我把你手拿开都拿不开,怎么能说是我干的呢?”

  嘁,我自己扒上来?任谁说也不信吧!真当我是三岁小儿不成?

  我坐正身子,斜睨他一眼:“你觉得我会信?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配合圣火令台词食用更佳~
朋友吃我安利啊!!
(画完感觉有点奇怪…不管了x

[备香]候鸟(1)

民国paro,大概不是什么正经的民国paro…

新坑,下次更新随缘…

巨ooc,我感觉我写的大宝备颇有他祖宗的风范(…)

香香第一人称


(1)

  夜上海,夜上海。上海是座不夜城,被灯光映照得如同白昼的夜空下埋藏着数不尽的污垢。

  我站在灯光汇聚的舞台上,随着音乐作着口型,心中实在是充满了无奈。虽然我平日里有时也爱唱几首小曲儿,却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像我这样五音不全的人,竟然要扮作歌女和组织中的人接头,虽说是要出其不意,但也实在是让人怀疑上头是不是有人看我不爽,想借机把我给干掉。

  好在我还是挺机智的,压低嗓子骗老板说这嗓子实在唱不出来,于是放的曲子才是早就录好了的唱片...

1/4